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新世纪国际

时间:2020-01-26 13:10:34 作者:天辰开户 浏览量:42874

【AG,只为非同凡响:ag88.shop】新世纪国际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,见下图

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,见下图

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,如下图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如下图

出车,如下图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,见图

新世纪国际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

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出车出车

出车

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新世纪国际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1.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2.出车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3.出车。

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4.出车。

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出车出车。新世纪国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二八杠网址

出车

ag大厅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....

龙8国际pt老虎机网页版

出车....

be365网址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....

凯时平台

出车....

相关资讯
沙龙国际网站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....

ag网上平台

出车原文

我出我车,于彼牧矣。自天子所,谓我来矣。召彼仆夫,谓之载矣。王事多难,维其棘矣。我出我车,于彼郊矣。设此旐矣,建彼旄矣。彼旟旐斯,胡不旆旆。忧心悄悄,仆夫況瘁。王命南仲,往城于方。出车彭彭,旂旐央央。天子命我,城彼朔方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襄。昔我往矣,黍禝方华。今我来思,雨雪载涂。王事多难,不遑启居。岂不怀归,畏此简书。喓喓草虫,趯趯阜螽。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既见君子,我心则降。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执讯获丑,薄言还归。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。

出车注释

【忧心忡忡】忧愁不安的样子。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未见君子,忧心忡忡。”宋王禹偁《待漏院记》:“忧心忡忡,待旦而入。九门既啟,四聪甚邇。”峻青《秋色赋·在英雄的村庄里》:“这个刚刚遭受了重大损失的李家埠,在那即将到来的大风暴前面,到底能不能坚持得住,我忧心忡忡地在围墙上踱来踱去。”【忧心悄悄】不安貌。《诗·邶风·柏舟》:“忧心悄悄,愠于羣小;覯閔既多,受侮不少。”元宫天挺《范张鸡黍》第四折:“岂不闻晏平仲为齐相,乘车人忧心悄悄,倒是御车吏壮志扬扬。”典

出车赏析

《出车》叙写南仲奉命领兵出征玁狁,最后平定敌国,凯旋而归。反映了战事的艰苦,表达了出征的在外的思念,也描写了得胜的喜悦,同时也对南仲的战功进行了歌颂。诗发开始则先声夺人,以出师的车马旗号写出征的声威,这就为全诗定出了基础,所以中间尽管有“不遑启居”的艰辛,“忧心忡忡”的思念,但“执讯获丑”,凯旋而归的胜利是必然到来的。于是最后一章春明景和的描写,是“雨雪载涂”的转换,正是“赫赫南仲,玁狁于夷”的象征。....

热门资讯